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第三十五章 承诺

2018-03-24 03:45

  因为没有电的关系,五叔只能让保镖们去弄了些柴枝生火,烧了一些热水,供给众人洗漱以及饮用……总的来说,是应对一下这个晚上。

  宋昊然喜欢探险,风餐露宿习惯了,对此并无意见。至于宋老爷,也不是没有熬过苦的人,所以也处之泰然。

  宋樱也没有说什么,这样的条件比起小时候夏令营在村子里头过的那些日子其实要舒服得多——当然,她不是以战士的标准来锻炼的,仅仅只是学习一些自保的能力,和野外的技巧。

  这里面要数最不习惯的恐怕就是张罄蕊了,毕竟张芳并不是用宋家的一套来培养自己的后人。

  但张家小姐不适应归不适应,倒也没有半句的怨言,这一点还是让宋天佑相当的赞赏的。

  宋昊然此时刚刚从浴室中洗完澡出来,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本来他是打算邀请洛邱一起洗澡的,因为这样可以促进男人之间的感情和友谊的增长,可惜二话不说就被洛邱微笑地了。

  因为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并且没有照明的关系,宋昊然有些不小心地磕到了脑袋——痛倒是不痛,不过却让宋昊然忽然间恍了恍神。

  那就是进来的时候,他和洛邱一起看到了那宋波口中所说的爬行的怪影的事情——宋昊然自家知自家事情,先不说身上的‘太阳神徽章’的事情,这些年来的寻幽探密,也是偶然间碰过一些怪异的事情,所以能够心大。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在那个瞬间……不,在自己磕到头之前的时间段内,他居然下意识地默认了这一点,甚至觉得似乎是理所当然,直接就接受了过去,更加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奇怪之处。

  宋昊然一个让站在了走廊上,渐渐地就思考得有些走神——而就在此时,他的肩膀猛然被什么用力地拍了一下。

  只见宋昊然回过头来,看见的是手上拿着蜡烛,还有提着一个暖水瓶的五叔,“哦……五叔啊,有事情吗?”

  “大少,是我问你有什么事情……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做什么?”五叔皱了皱眉头问道。

  宋昊然一怔,下意识道:“没什么,我刚只是在想些事情……咦,奇怪,我刚才在想什么来着?”

  他确实忘记了刚才想到了什么东西,脑在努力寻找,可始终找不到半点痕迹……但五叔还在这里,奇怪地看着他。

  宋昊然随意地笑了笑道:“我在想这宋波说闹鬼,怎么到现在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神神叨叨……”五叔无奈地摇了摇头,“大少,我不和你瞎聊了,我给老爷送点热水过去。”

  他看着五叔从走廊处离开,然后才皱了下眉头,自言自语道:“奇怪……我刚在想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

  他带着疑惑,并没有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是悄悄地爬上了屋顶,起来——休息充份了,也变得饱满,宋昊然此时全开。

  整个宋家祖宅的结构,开始在他的脑海当中,渐渐浮现……那是一幅建筑的线条立体图。

  同样的建筑线条立体图,这会儿也正在洛邱的面前浮现——正确来说,是在他所在的房间的桌子上浮现了出来。

  洛邱绕着桌子走了一圈,随后把手伸入了这线条的立体图当中,在不同的几处地抹了一抹,随后便没有继续理会,而是从房间中走了出去。

  上碰见好几个正在巡逻的宋家保镖,只是洛邱自带的毫在感被动技能全开,即便是保镖们从他的身边过,也没有在意到他的存在。

  或许只是上的一颗小石子,或许只是一颗杂草……绝对不会觉得这是宋家的邱少爷。

  虽然说后院,但却异常的宽广,假山假林还有小桥流水,尽管已经荒废了许久,却依然能够看见从前的一些气派。

  洛邱缓步而行,来到了一口古井之前方才停了下来。他环视着四周,只见那四周的树木中有一道影子在不停的闪动,像是在林中恶作剧的猴子似的。

  洛邱不慌不忙地转过身来,只见自己原本的身后,此刻赫然出现了那之前所看见的一闪而过的爬行的身影。

  穿着的衣服许多地方都破烂了,披头散发,满脸的无垢。他的双眼中透射着未驯服的野兽般的凶光,喉咙低鸣,也似是野兽的兽语。

  但是他没有回应,只是张开了口开,发出更加低沉和更具有穿透力的野性低咆之声音。

  “我们见过的,还记得吗。”洛邱缓缓地蹲了下来,“前后应该是两次。第一次是在一场很小的古董拍卖会上。第二次是在你师傅的道观里头。”

  说着的同时,洛邱缓缓地朝着他的额头出伸出了手指,在对方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

  在洛邱的声音之下,他那的神情开始渐渐平复下来——很多时候确实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容貌,让人变得,当渐渐消去的时候,人也就变得不再那么的。

  如果把这脸上的污垢除去的话,那么这之下的,大概会是一张清秀的脸容吧。

  这化成成为了野兽般的东西,原来是那羊泰子的徒弟,一个童心未泯的小小。

  当他的目光恢复清澈的时候,他迷惘地看了洛邱一眼,随后意识睡去,人也直接睡去,然后倒在了地上,唯有他的背后,此刻隐约地有一些金灿灿的亮光。

  那是依附在了展儿背后皮肤上的一道奇怪的印记,很像是那些写在黄纸上的鬼画符的模样。

  洛邱看了一眼,觉得有些特别,打算伸手去碰一碰——许多时候视线已经无法看穿真想的时候,他只能够用最原始的方式,通过直接的接触来感受。

  可就在洛邱快要碰到展儿背上的这道印记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冷喝声音。

  那声音继续在洛邱的背后响起……有些像是古井的传出的,“你们这些妄的家伙,天心地心都不要了吗……”

  “都伤成这样子了,就不能好好休息一下吗。”洛邱转过了身来,随口道:“莫默先生。”

  悄悄地移开,之后月光皎洁,大冬天的夜里月华散落,对于来说这点微弱的光不足以视物,但是对于莫默来说,已经能够看清楚眼前人的模样。

  这原来是当初在吕家村的海边,曾经和他讨论过冷暖的那位古怪的‘前辈’,也是因为那一场的讨论,让莫默在下山游历了好一段时间之后,终于迎来了一次难得的,在的旅途中,得到了一次重要的。

  错非这一次的,让他更加的坚定,增长,那么这次在泰山的群雄争夺中,他也无法把展儿带出——尽管,是有多狼狈就多狼狈,但那可是在众多的道界前辈的眼皮底下!

  莫默一怔,随后又摇摇头道:“达者为先。更何况前辈有点拨之恩,莫默这一辈子没齿难忘,所以喊一声前辈并不为过。”

  他的嘴唇干裂发青色,胸膛裹着了的纱布,甚至还有血水渗出……血色呈现出偏黑的颜色。

  莫默咳嗽了两声,随后苦笑道:“是啊,中毒了……没想到中的还是那些自诩为正道高人的……最冷不过,前辈你说得对,只要是人,心该冷的时候,还是冷的。”

  莫默现在的状态奇差,不要说这位他至今看不透深浅的前辈了,就算是来一个实力比他弱上许多的道界中人,他也只能坐以待毙……所以他几乎没有考虑就把自己的手臂伸出。

  他下意识地很愿意去相信这位前辈,觉得他没有觊觎这份众人所争夺的‘帝君’的意思。

  这一刻,莫默只感觉那种沉淀和虚弱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那些体内着的毒素,似乎正在一点点地消失不见。

  他不可思议地感受着自己的变化,同时死死地看着这位前辈的神色——没有任何吃力的感觉。

  当洛邱睁开眼睛的时候,莫默已经感觉自己浑身通畅,尽管还是疲惫之身,但却轻松之极。

  此时洛邱的手掌拿开,只见一枚龙眼大小的黑漆漆的珠子也跟随着他的手掌离开而离开。

  “这些毒素不管怎么处理都应该会污染的,所以就搁我这里吧?”洛邱忽然说道。

  洛邱便变戏法般地弄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盒子,然后把这毒物给装了进去——反正莫默是不知道这位前辈到底怎么把东西拿出来,又送走的……大概是传说中袖里一类的法术?

  “多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莫默此时一抱拳,“大恩不言谢,以后但凡前辈有吩咐之事,又不的话,莫默绝不!”

  “只要是不的事情,任何事情莫默都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眼前这位龙虎山的年轻天师目光坚定。

  但是洛邱却道:“有所求,那就是有所需……需求假如不能用超出了的界限,而也仅仅只是需要这一件,那么…你这恩,报还是不报?”

  “我没什么需要你帮我的。”洛邱又摇了摇头,“再说但凡这种承诺,珍贵就在于它本身的给予,可如果在承诺上加上了条件,那相比不许,也没什么分别。”

  “不能算指点,只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洛邱淡然道:“和你无关的,只是我单方面不接受。冷暖也复杂,你要学的东西很多,同样我要体会的东西也有许多,没有谁是比谁聪明和在前的。”

  “前辈!”但莫默似乎并不这样轻易放弃,“那么,我换一种说法……点拨之恩,救命之情,难忘!它日不管前辈是正是邪,只要前辈危难,我这条命都会挡在你的身前!”

  “太重了。”洛邱摇了摇头,“这事情放下吧……你先说说,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王家山沟还有宋家村的闹鬼,都是你们弄出来的吗。”

  “这件事情,恐怕要从展儿身上的这一份‘帝君’面世开始说起了。”莫默叹了口气,“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