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最多

 

猜你喜欢

第三十六章 人和金鱼

2018-03-24 03:45

  《史记》载:“十二月甲午朔,上亲禅高里,祠后土。”,蒿里山曾建有规模宏大的蒿里山神祠,又名森罗殿。

  泰山火车站处,拎着两袋行李的莫默正在仔细地看着刚刚下了火车之后买回来的旅游地图指南。

  虽然说界每过十年都又一次蓬莱大会,但历来都是他的师傅参加的,如今莫默初出茅庐,第一次到来,许多事情都只是从师傅口中听说,并没亲自实践过,所以心中多少有些忐忑。

  “嗯……原来有旅游巴士到那边,这还好。”莫默此时一边查看着线,一边道:“展儿,我们应该来不及坐下来吃饭了,要不买点干粮直接上巴士吃吧。展儿……展儿?”

  这顿时让龙虎山的年轻天师有些着急起来——主要是如果把人弄丢了,他不知道怎么向自己师傅的好友羊泰子前辈交代。

  莫默下意识地从打开了行李袋,从里头取出来了一只纸鹤——龙虎山有不少的奇门遁甲之术,当中也有寻人之法。

  只不过这火车站内人头涌涌,莫默却有些为难起来……万一让看见,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

  如今的时代,道界不比从前的帝王时期,道界中人超然物外,朝廷也无法管制……现在的管制可是相当的严格。

  一来是因为如今科技昌隆,普通人轻易就能够获得对付人的力量——而比起这些能够量产的科技产物,需要千挑万选才能够找到传人的道界,实在是有些无力。

  再说如今是,战后的新国有着大气运的,不管是曾经盛极一时的妖界还是源远流长的道界,都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

  这份许可证明就是来自国家一个专门负责管理的部门——至于为什么拥有诸多法术的道界,甚至妖界中人都不得不接受这种管理,自然是因为这个部门里面有着让道妖两界都不得不忌惮的力量。

  虽然对于这家伙的性子,这一上已经多有体会,但是当看见展儿蹲在了一个卖金鱼的摊位面前的时候,莫默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十块钱一条!买五条送鱼缸!”金鱼摊前的老板此时搓着手朝着莫默看来,“最后五条了!”

  莫默摇了摇头,但此时抱膝蹲着的展儿却忽然抬起了头来,眨着眼睛,看的莫默有种发虚的感觉。

  “我…我知道了!”莫默不由得叹了口气,“只能买一条,多得没地方……知道了知道了,都买了吧。”

  此时,把最后的金鱼卖掉了之后,老板就开始摊位了,而展儿则是抱着金鱼缸,颇为高兴的模样。

  “你倒是满意了,不过你打算就这样一直带着这个金鱼缸行动吗?”莫默没有好气地说道。

  莫默正打算说些什么,可就在此时,他却突然感觉有人故意朝着自己靠近而来。而且还不止一个。

  “展儿,到我身边来。”莫默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同时直接伸手抓住了展儿的手臂,快步就朝着人群中走去。

  然而他还没有走出几步子,面前的就被一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给直接挡住。莫默停了下来,此时不仅仅是前面,后面以及左右,都有同样装束的男子涌上。

  “朋友,我好像不认识你们吧?”莫默从这几人的身上一扫而过,接着冷笑了一声。

  只见当前的一名男子此时忽然把手朝着自己的衣服内摸去——这动作让莫默一下子了起来。

  然而让莫默诧异的是,这名男子并不是从衣服中拿出来什么武器,反而是一部手机。这男人看了手机一眼,随后道:“你就是莫默先生吧?这次来参加蓬莱会议的龙虎山天师道代表。”

  对方此时则是淡然道:“我叫做凌风,你也可以叫我做凌队长。这是我们的证件,我们是‘特殊国家土地管理局’的人。”

  莫默张了张口,他已经知道这几个人的来历了……所谓的‘特殊国家土地管理局’,便是那监管着全国各地道界以及妖界的俄特殊部门。

  “哦……是吗。”莫默点了点头,随后道:“不过就算你们是这个部门的人,可是我一没有做什么坏事,二也没有引起群众的恐慌,就算是你们…好像也没有理由在这里堵着我吧?”

  凌风此时微微一笑,不卑不亢道:“莫默先生,我们并没有拦截你的意思。我们之所出现在你的面前,只是为了更好地管理这次的蓬莱带回,并且作为这次大会期间的会务,维持这次大会期间的秩序。”

  凌风此时则是直接道:“事实上,我们已经给各位准备好了住处,所以这次过来,是为了邀请莫默先生你的。”

  凌风此时礼貌地道:“事实上,莫默先生你应该是最后一批达到的与会人员了。像是武当,青城山,全真道,正一教等等的大门派也已经相继入住了。”

  莫默此时把凌风取出来的证件,和自己的通行证上的钢印仔细地对照了一番之后,才点了点头道:“那行吧,就劳烦几位带。”

  莫默和展儿很快就跟随着凌风几人上了一辆国产的红旗,从火车站出发,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处山庄当中。

  比如说,在这泰山当中,其实早早就修建了一处专门供给参加蓬莱大会的道界中人的山庄——这是建国之后才修建的,但是蓬莱大会每十年一次,这山庄也已经是第八次启用了。

  而在不远的地方,大约相隔了四五公里之外,还有另外一座山庄,名为鲲鹏,是专门供给妖界来宾集合并且居住的。

  当看见卧龙山庄前悬挂着这样的的时候,莫默终于把憋在了心中老久的一句卧槽给吐了出来。

  比方说,当凌风带着二人前往准备好的房间的时候所经过的一处会议室的时候,莫默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

  台上一名灰袍的倒是正拿着麦克风,按着手上的电子教鞭,指着了被投影在了屏幕上的《至真语录》中的一句‘万形至其百年则身死,其性不死也’解读起来,而则是一群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家伙在埋头记笔记的状况。

  “这位道友,你要是有兴趣的话,请从后面进来。后排还有,不要打扰大家好吗?”上的灰袍倒是此时微微一笑地说道。

  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莫默可能觉得这是神棍在装设弄鬼骗钱的把戏。可是他分明能够感觉出来,这会议室里面澎湃,最少是有三个并不弱与他的家伙……

  而凌风此时则是道:“莫默先生如果想要听的话也可以,反正你们的入住登记已经办理好了……这是你们的房卡。”

  “咦,你的同伴呢?”凌风这会儿诧异地看着四周,发现跟随在莫默身后,抱着一个金鱼缸的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展儿的修为明明很低,但却总能够从自己气机的锁定之下悄无声色地离开。

  “对不住了,我的这位同伴有些贪玩,实在是看不住。”莫默此时苦笑道:“不过他一般不会走远的,所以应该还在山庄里头。”

  “这可不好。”凌风此时有些担忧道:“莫默先生你也知道的,这次的来宾都不是普通人,有些脾气怪异,也有些规矩众多,就算是我们也要小心行事啊。”

  当莫默与凌风找到了展儿的时候,发现他正蹲在了园林中的一处小荷塘前,正把金鱼缸中的金鱼朝着荷塘中倒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莫默此时叹了口气,见展儿的举动,不解道:“不是才刚买回来的吗,你不要了?”

  展儿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渐渐游走的几条小小的金鱼,双手托着腮道:“总感觉它们现在比较高兴一点。”

  “做生意呗,赚钱。”莫默下意识道:“有人有这种需要,自然就会有人去做。有人喜欢养金鱼,就会有人卖金鱼,各取所需,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展儿不解地问道:“可是这么说的话,金鱼是不是也有需要,那么谁来给它们需求?”

  “金鱼什么的……”莫默皱了皱眉道:“它们怎能跟人相比。它们没有灵智,只有简单的行动本能,只会遵循自己的本能,根本不会提出需求,也不需要谁满足它们的需求。再说,就算它们有思想好了,也没有人在意这些。嗯……你不是喜欢抓蛐蛐玩吗?那么你自己想过没有,被你抓的那些蛐蛐本身愿不愿意?”

  “啊?它们啊,我后来都把它们给放走了。”展儿歪着头道:“而且我都问过它们的,它们是愿意陪我玩,我才抓起来的啊。”

  “你问过……你问过?”莫默一怔,这句话要考究起来的话,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是可以挖掘出来的。

  这展儿,身上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的地方。按理说他的智力是正常的,而且也这般年纪了,却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童般……也不知道羊泰子前辈到底是用什么方法的。

  不过管理局的凌风就在身后,这件事情莫默并没有打算深问下去,“没什么问题了,我们进去吧,已经给我们安排好房间的了。”

  “嗯,好的。”展儿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忽然又问道:“莫默大哥,如果哪一天我们变成了金鱼,让人抓起来买的话,是不是也不用在意我们的感受啊?”

  “傻啊?谁有事没事会来卖?现在又不是奴隶社会。再说,我们更加不可能变成金鱼,金鱼也不可能变成咱们。”

  展儿道:“可是你不说是只要有需求就会有人来做吗?既然有人喜欢养金鱼,为什么不会有人喜欢养人啊?要是有人喜欢养人的话,我们是不是就会被抓起来,然后扔到金鱼缸里面哦?然后也不会有人在意我们了吗?”

  莫默张了张口,却突然见组织不了词语出来。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前来的凌风,发现他此时也是略微皱了皱眉头。